皇泽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AAAA级旅游景区欢迎您!

详细内容


对广元五代《大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的校注及相关问题分析


来源:皇泽寺博物馆—梁咏涛、唐志工       发布时间:2015-1-7 10:46:23     点击率:244

        对皇泽寺出土的五代广政二十二年追述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的校注,从职官称谓上,校补后字数增多。同时,对碑文中新置庙产的地理位置进行了考证,对日常供器进行了初步的分析,从碑文记述中,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反映的寺内庙产应该是历史上最大、最宏伟的一次实况记录,为文献所不见。

《大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以下简称《新庙记碑》),该碑于1954年7月修筑宝成铁路时,在皇泽寺老大门附近发现的,现存于皇泽寺内,碑略呈长方形,残高94、宽89、厚21厘米,字径2-3厘米,质地为本地所产黄沙岩,碑阳由上至下,从右至左书写,楷书,计29行,碑阴由上至下,从右至左书写,楷书,计25行,碑阳文字横竖成行,碑阴文字多行,横距较疏远,竖行上下文字排列紧密。

碑阳:大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

若夫维睿作圣乘时奄有于帝图不测谓神终古是(?)存於庙食囗……/能以复(?)子而明辟即唐/天后武氏其人也事具实录此不备书贞观时父士彟为都督於是囗……/后焉寺内之庙不知所创之因古老莫传图经罕记若乃地分绵谷囗……/□蒙之灵宫管境所依祷祈必验洎/我蜀之开霸以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咸秩无文谓祭有益凡关祠囗……/府帅检校太傅陇西李公命世挺生与 时为瑞攀 龙囗……/先帝以经纶服冕乘轩预 内臣之班列/圣上嗣位之始恩礼有加自弓箭库使授昭武军兵马都监善抚戎囗……/民政由是特降/宣命叁 公知军府事又充北路计度转运使绩效具彰再岁囗/朝庭以边境方谋足食宜切峙粮苟千里之馈或亏则三军之众安□……/之职 公奉駈 诏而行 车以至不日而漕运相续□□□/营心计采于木材堰此江波俾成利涉之切冈违程限可囗出□之智/公昭武军节度利巴集文等州观风处置等使管界沿边诸寨屯驻囗……/赏时议荣之是冬属敌境动摇边城备拟凡当隘路悉布奇兵又授/以防边是隆 倚注之恩雅属安危之寄听于舆论允谓兼□□……/旌钺其间以水旱灾沵之事为军民祈祷於天后之庙者无不响应未酬 玄贶何安素心且旧庙地势欹斜/镜兴栋宇俄就创造殿四间对廊四间并两廊及别塑 神像图囗……/荐箫鼓毕陈以为遗民永祈景福有以见 公之施为也重以/两朝佐 命三纪勤 王叠绾郡符荣开将幕事 君囗……/永丰库使充兵马都监乐安孙公才推干济业著韬钤自 内班囗……/节度判官汾阳郭公 观风判官兼供军判官吴兴沈公囗/参尊俎佐 碧幢而外控山河筹画并优声尘众仰而乃共边囗囗……/非健笔翠琨可立惭无幼妇之辞粉署监居空惗望郎之秩盖承/指论难避讥咍  广政二十二年岁在巳未九月六日记怀□□□□都招讨副使昭武军节度利巴集文等州管内观风营田处置等使管界沿边诸寨屯驻都督指挥使北路囗……

碑阴:

所创起立

则天圣后新殿并买置常住庄田集用家具一物已上等具列如后一今特使钱壹佰伍贯伍佰伍拾文省除并别支绢贰匹绝价于则天坝白沙里百姓高师全张景重囗……/豆叁升税米肆斗肆升小豆四斗禾草肆束肆斤等/目税邑并集用家具一物已上并已备录贴过本寺管□/山坝壹段计叁拾贰亩/东接水溪为界南接石荡溪为界西至雍公垅后面亚溪为界/坝田三契合为一段计叁拾亩/南畔与贾进豪地连界从东畔河岸一直量至西畔任洪集广行周地连接为界计六十八/西畔何黄地界一直量至河岸为界计七十五丈/一契使钱柒拾伍贯文省除并别支钱伍贯文省除于白沙里百姓高师全处绝价买得山田囗……/一契使钱壹拾伍贯伍佰伍拾文省除于白沙里百姓侠景重处绝价买得坝田壹段计囗……/一契使钱壹拾贯文省除于白沙里妇人何黄处绝价买得坝田壹段计肆亩半□□/一集使家具等红罗帐壹悬(都计壹拾贰匹共叁拾贰幅)渡金熟铜香炉壹座贰件/准帘叁扇并帘钩陆只红滔全蜡烛台壹对/黑漆立柜壹朱漆书案壹张/朱漆砚台壹小油画壘子壹拾伍只并□□/金漆卓子肆只五水大锅两□/鑪熬壹副上牢朱漆卓子壹佰片/若件所创起立/则天圣后殿舍肆间对廊肆间挟廊两间计壹拾间并门外第一重门屋壹间挟舍两间□/则天圣后常住所有庄内户人等除供纳两税外请州县乡社放免杂色差谣并住持囗/广政二十二年九月六日/昭武军节度使管界沿边诸寨屯驻都指挥使北路供军粮□(副)使捡校太傅 李奉囗(虔)

此碑自出土以后,六十年代初,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张明善先生实地考察过⑴。其后,郭沫若先生在研究武则天的出生地时,也对此碑的缺失文字作过相关的增补和研究⑵。到了八十年代,李之勤先生“认为李奉虔就是这次修建武则天新庙的倡议者和主持人。”同时对碑文中李奉虔的籍贯、人物性格及升迁等问题又作了大量的考证,最后,还对寺内历史上有关武则天像的记载作了进一步的梳理⑶,使我们今天再进一步的认识“新庙记碑 ”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

由于五代时期割剧的时间较短暂,所以遗留下来的实物资料相对较少,对“新庙记碑 ”内容的进一步研究,必然的对了解五代后蜀时期的历史问题有所帮助。在这里,我们对碑文内容整理堪校中,得到一点新的认识,提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

一、对碑文中“第四行、第十六行”的校补

六十年代郭沫若先生认为:“碑文凡二十九行。行存二十六至二十七字,可惜下截残缺,约缺失十字左右⑷。”通过这次校对,碑文二十九行,行存二十五至二十八字,如第二行“食”字后还有一字(已漫漶)。第二十五字、第二十六字的位子已缺。第十、十三、十六、十八、二十六行的第二十七字已漫漶不清。而第十五、二十、二十一、二十三、二十四行的第二十七字很明确。第二十一、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六行的第二十八字保留有各字的上半部分,碑下部分已无第二十九字的位子。

又按文中部分段落的句子中有空三个字的间格,第十七、二十二、二十五、二十七行的第二十五至二十九字均有一组不同的位子空出三个字的间格。

从第十六行的第二十七字及第二十七字前的职官称谓来分析,该行第二十六字后的文字内容也应是职官的称谓,即“都指挥使”四字,这样,我们就把原来的第二十八字后面又延伸到第三十个字了。这样第十六行的内容才算完整,因“都指挥使”后面没有其它的职官称谓。因此职位在利州防洪时升迁的(见对比表)。

由此,与郭老在六十年代对第四行的第二十六字后面增补的“州乃生”三字增加到了四字。至少应该有四个字的位子。那么,在这四个字中间又有没有空三个字的间格,我们认为没有,其一,这段文字主要是追述唐代武则天及其父武士彠在初唐时与利州的关系和该庙宇的古老及灵验的事情。其二,该句后面的段落也记载当时广政二十二年的事件,文中多有空三个字的间格。

我们按四个字的位子,结合文献资料,按宋代王象之《舆地纪胜》卷一八四《则天顺圣皇后庙》条有“旧碑文”:“其母感溉龙而生后。”当然,不一定指的就是“广政碑”,或可能另有一碑。

二、碑文中的职官称谓及相关问题

从该碑文中的职官来看,在碑文正文中计有三个方面的职官,其一为李奉虔,其二为武士彠,其三为乐安孙公、汾阳郭公、吴兴沈公。这里我们将碑文和文献记载中的李奉虔职官进行初步梳理分析如下:

(一)李奉虔职官

(1)文献中记载的李奉虔职官

据清代邵晋涵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宋代路振飞《九国志》卷七《后蜀世家李奉虔传》可知较为完整的职官。

按以上李奉虔传中的职官序次,我们进一步的列出下列图表来表示其次第关。

表一:含品级

 

    (2)“新庙记碑 ”中记载的李奉虔职官

在“新庙记碑 ”中,从第八、十、十二、十六行中记有不同时期的职官,在这中间,仅第八行述及的“检校”、“太傅”应为最后的殊荣,第十、十二行分别从前到有次第关系,第十六行与碑阳、碑阴的一致。(见表二)

表二


 

    (3)对比

    从以上职官表的对比来进一步分析,李奉虔生前历经了后蜀两个皇帝,即孟知祥与其子孟昶两个时期。文献中记载的孟知祥镇蜀始至孟昶即位前,李奉虔的职官变化与历史事件紧密相关,在碑文中仅第八行提到“检校”二字,示其恩荣。孟昶继位后,李奉虔职官产生了质的变化,以掌握实权为主,大不同以前在孟知祥时期。从文献和碑文中反映的很明显,即从“领嘉州刺史”到“授昭武军节度”。

    (二)碑文中其它职官

    这里可分为两个部分:第四行“贞观时父士彠为都督”。

    关于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彠在贞观时做利州都督一事,郭沫若先生在《武则天生在广元的根据》中已有考证⑸。

    按文中都督、总管、长史及因公寄留在利州,是否能成立,下面从职官制度来作进一步的分析。

    关于隋唐职官的问题,陈寅恪先生在认为“唐代职官及承附北魏太和、高齐、杨隋之系统,而宇文氏之官制除极少数外,原非所因袭。⑹”张国刚先生:“武德三年(公元620年)连官名都是因袭隋大业制度,武德三年以后基本上是恢复到开皇制度,同时也酌采大业之制。贞观年间在精简吏员,严明职责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但官制体系则无大的更动。⑺”

    在初唐,都督府设置以利于缘边和地势险要的地方镇守,以统军戎。利州在初唐设立都督府,是因为地势险要的原因,当不满十州,由于前面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因利州都督李寿兄燕郡王李艺叛变,连座被杀。同年十二月又有利州都督义安王李孝常被杀,其后,并无亲王遥领时,才由武士彠任利州都督,文献中最早反映的有关武士彠为利州都督之职是贞观五年(公元631年)十二月“朝集使利州都督武士彠等复上表请封禅”⑻。

    按郭沫若先生分析,吴晗先生认为“没有历史根据”⑼。我们认为,在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正月利州都督李寿连座被杀,在此之前的武德七年至九年应为李寿任利州都督的可能性较大。武士彠任利州都督的时间当指贞观二年(公元628年)至贞观六年(公元632年)之间,因在贞观六年废都督⑽。又由于初唐官制沿袭隋代官职而来,而隋代官制乃按南朝陈的地方双轨官制发展。故在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改隋以来的大总管为大都督,不满十州称都督府,又按贞观二年正月李寿因兄燕郡王李艺谋反,连座被杀,那么,在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正月前,即武德七年至武德九年的三年中,应为李寿为第一任利州都督。因为,南朝地方官制分为双轨制,“军事设武官都督、将军、使持节等,民事设刺史、郡守等文官。”在贞观五年(公元631年)十二月“朝集使利州都督武士彠上表请封禅上不诏。”“朝集使”为唐入仕中的门荫出身,为六品以下,故称为“品子”⑾。“凡纳得品子,岁取文武六品以下, 勋官三品以下五品以上子,年十八以上,每州为解上兵部,纳课十三岁而试,第一等送吏部,第二等留本司,第三等纳资二岁,第四等纳资三岁;纳已,复试。量文武授散官”⑿。又“凡提钱品子,(每年)无违负满二百日,本属以薄附朝集使,上于考功兵部。满十岁量文武授散官”⒀。

    (1)第二十四行“永丰库使充兵马都监乐安孙公”,第二十五行“节度判官汾阳郭公”,“观凡判官兼供军判官吴兴沈公”。

    在这两行中,分别记载了三个人的姓氏、籍贯以及职官。乐安(约今山东淄博市境内)孙公最早的职官是“永丰库(今陕西华县境内)使”,到此时充任利州昭武军节度使府的“兵马都监”,同第十行中李奉虔之职官,即由“弓箭库使”授“昭武军兵马都监”略相同。李奉虔后来由此职升任昭武军节度(见前表)。汾阳(今山西汾阳境内)郭公的时任职务为“节度判官”,当指昭武军节度使内的幕府职务,主要处理兵马钱粮实际事务。吴兴(今浙江吴兴境内)沈公的任职为“观风判官兼供军判官”,同样指昭武军节度使内的幕府职务,属文职职官。

    三、“新庙记碑”中购置庙产土地的地理位置考

    有关这部分的内容,主要反映在碑阴的第三行至第十三行,可进一步分为两个部分,其一,第三、四、五行记载了用钱额度与其它杂物,并包括“山坝”的用钱。第六行记载了“山坝”壹段计三十二亩。第七行交待了东、南、西三方位的地理界线。其二。第八行记载“坝田”三契合为一段计三十亩,第九行、十行为东、南、西三方位的地理界线及具体尺度。第十一行、十二行、十三行为三契均在“白沙里”购置的“山田”与“坝田”,并分别记载了买置的钱额数和白沙里不同的庄户姓氏,并都说明为“绝价买得”。下面从碑文记载来进一步推测庙产现在的地理位置。

    在第一部分中,第七行“东接水溪为界,南接石荡溪为界,西至雍公垅后面亚溪为界,”每句之间空五个字的间距。在东、南、西三个方位文字描述中都以不同名称的溪流(小溪流)作为三至界线,因此我们可进一步来肯定三个方向的溪流相互是有一定的内在联系。下面对第三行中“……则天坝白沙里……”以及第十一、十二、十三行中的地名称谓“白沙里”来作进一步的分析,可知人们对古地理环境的认识与现今人们的认识是相同的。

    关于“则天坝”的地理位置,在广元宋代考古中,今上西坝(上西管委会辖境内)多次出土的有南宋时期的买地券,文中都提到“则天坝”,并有部分为“……则天坝白沙里……”的记载,由此,我们可以得知五代时期“则天坝”的地理位置即今天广元市利州区上西坝(嘉陵江西岸至皇泽寺北边),从地理位置来看,指在某一个小的区域内其特有的地理特征命名的。在唐代县下面的一级组织为乡,乡下面为“里”,一般民户一百家组成一里,有里正一人,五里组成一乡,有耆老一人,由县补署。唐代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曾于每乡置乡长一人,不久省罢。由此看来,到后蜀时期地方仍袭唐代乡里之制,只是贞观九年后何时恢复,有待进一步考证。

    “白沙里”按现代地质、地理、地貌等来分析,它应该反映的是时代为第四纪,结构为河流相粉沙沉积,属阶地地貌。在今天的嘉陵江沿岸普遍存在,在考古学中称为二级阶地,是秦汉以来最适合人类在河谷地带居住的环境。皇泽寺北面的上西坝的各种地质、地理、地貌特征最集中的表现在宝成铁路以西,国道108线以东,北到上西坝火车站,南到碑文中提到的“石荡溪”,即今天的豪沟以北区域,豪沟北段的部队营房片区西南可见地质堆积和剖面。

    第七行中阐述的地理位置即今天的东至上西开发区中南轴线(五代称“水溪”)以西,南面豪沟(五代称“石荡溪”)以北,西面部队营房后面的小溪(五代称“亚溪”),北至营房北端,即火车站以南为界。东面的“水溪”在七十年代改道即从老宝成铁路豪沟火车桥下向东南方向流经,不再折向北流一段,继而向西注入嘉陵江中。除此之外。其余南、西方位置从五代至今基本没有改变。第六行“山坝壹段计叁拾贰亩”的地理位置即在此区域内。

    在第二部分中,第八行“坝田三契合为一段计叁拾亩”。

    第九行中说明了“南畔与贾进豪地连界”,东西界线为“从东畔河岸(指嘉陵江)一直量至西畔任洪集、广行周地连接为界”,长度为“计六十八囗(丈)”。第十一行与第九行的后部分一致,只是叙述不同,即“西畔何黄地界一直量至河岸为界”,长度为“七十丈”。第九行的后部分和第十行指南北不同的位置,东西两个方向不同的宽度。这一部分土地的地理位置应当指五代的水溪以东至今天的嘉陵江边。第十一、十二、十三行指分别于则天坝白沙里高、侠、何姓人手中买得的山田、坝田的数量。

    四、日用家具与供器

    在碑阴的后半部分,即第十四行“一集使家具等”当指为庙内新添置的日用供器和日用家具,从第十五行至第二十行为供器和家具的具体名称和质地与数量。

    第十五、十六行为日常供器。

    第十五行:“红罗帐壹悬都计壹拾贰匹共叁拾贰幅渡金熟铜香炉壹座贰件”

    第十六行:“准帘叁扇并帘钩陆只红滔(套)全蜡烛台壹对”

第十七、十八、十九、二十行为日用家具。

    第十七行:“黑漆立柜壹朱漆书案壹张”

    第十八行:“朱漆砚台壹小油画壘子壹拾伍只并□□”

    第十九行:“金漆卓子肆只五水大锅两口”

    第二十行:“鑪熬壹副上牢朱漆卓子壹佰片”

    第二十二行记载皇泽寺内新建的殿舍、对廊、挟廊的布局与数量。

    第二十三行记载政府对庙产土地的种植户放免杂色差徭。

    第二十四行:“广政二十二年九月六日”

    第二十五行:“昭武军节度使管界沿边诸寨屯驻都指挥使北路供军粮□(副)使捡校太傅 李奉囗(虔)”

    通过以上的初步整理,日用供器中的红罗帐和渡金熟铜香炉产地极有可能来自成都,因为李奉虔曾做过“文思使”一职,专门管理皇室御用器具。

结语

    通过对“新庙记碑”正文中职官的校补,使我们对碑文中的下半部分已残缺者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从碑文中李奉虔的职官和文献中记载之职官比较,可相互补充。从置买的庙产土地和建筑以及日用供器和日用家具来看,五代后蜀时期的统治者对皇泽寺的重建是至今有明确记载的最大、最宏伟的一次。碑文中对武则天及其父武士彟的追述,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我们认为“新庙记碑”为利州节度使幕府内丘(兵)马都监孙公、节度判官郭公、观风判官兼供军判官沈公为后蜀时期的昭武军节度使李奉虔建立。从文献来看,李奉虔后期曾做“文思使”、“左右街坊功德使”职位⒁,前者管理皇室御用器皿制作。后者负责庙宇整兴。再加上后蜀开国皇帝孟知祥为李唐宗室至亲李克佣之侄女婿,李克佣又受李唐宗室恩敕与分封,而皇泽寺又属昭武军节度使治所所在地唯一的纪念李唐“则天皇后庙”的庙宇,李奉虔在利州任职的相当一段时期内,曾祭于该寺并获灵验。总的来讲,“新庙记碑”内容充分反映出后蜀时期承袭了李唐文化,无论是职官称谓还是幕府兵制,均无较大变化。

通过以上对“新庙记碑”的初步梳理,使我们今后进一步在认识、研究晚唐、五代时期社会变革问题时,有了可靠的实物资料。

注释:

⑴张明善、黄展岳《四川广元皇泽寺调查记》,《考古》1960年第7期。

⑵⑷⑸⑼郭沫若《武则天生在广元的根据》,《光明日报》1961年5月25日。

⑶李之勤《后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和广元县皇泽寺的武则天像辨析》,《考古与文物》1988年第3期。

⑹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出版。

⑺张国刚《唐代官制》,三秦出版社,1987年出版。

⑽(后晋)刘昫《旧唐书.地理志》,《中华书局》,1975年出版。

⑻、⑾(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出版。

⑿⒀(宋)欧阳修等《新唐书.选举下》。

⒁(宋)路振飞《九国志》卷七《后蜀世家.李奉虔传》。


中国 · 四川 · 广元

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录名单 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第一批全国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中国武则天文化研究基地

Copyright © 2014 (皇泽寺博物馆 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31872,川公网备51080202001044号  技术支持:明腾-西部商务网